吉祥四兽中

2019-08-15 18:23

区别对待千金和公子,父母的态度大致相同。“对女儿温柔些,儿子比较调皮,要严一些。”“两人一有矛盾,先训儿子。”“对女儿惯一些,对儿子凶一些。”

五对龙凤胎,最大的是2006年12月6日出生。说来也巧,父母曾是同门师兄妹,都在东大土木学科师从孙伟院士,当时一个读博一个读硕。毕业后,一个留在东大一个到了河海大学。

龙凤胎本来就稀罕,东大一个学科短短几年内出了五对,不能不让人琢磨其中的关联。不仅是老师们,包括学院的两位老院士也忍不住要分析两句。

“有土有木好发芽!”土木工程学院的老师也在现场凑起了热闹。小云小凤的妈妈则说:“儿子是土,女儿是木。”

优优、尧尧一会儿奔到水池边戏水,一会儿拽着老爸玩耍。坐在爸爸身上也一刻不得闲,你一句我一句地“胡言乱语”,把老爸陈东折腾得一身汗。因为孩子妈妈去国外出差了,陈东一个人照顾这两个孩子,心态特好的他倒也不觉得特别累。“我经常一个人带他们去旅游、去参加宴会。他们这么小,已经去过内蒙古。”陈东说,两个小家伙很皮,在家里什么“坏事”都干,比如扔拖鞋、把化妆品挤光等,干完坏事还一脸坏笑。不过,陈东倒也自得其乐,经常抱着两孩子一起打游戏。

吴刚说,龙凤胎的家庭,老人承担得更多。在这样的日子,最想对老人说辛苦了。记者王晶卉

74岁的吕志涛院士昨天赶到现场。看着十个娃娃聚在一起的喜庆画面,老人家笑着说:“这应该是巧合吧。硬要说其中的关联,我想,搞土木的人比较实在吧,从来不吹嘘,而且修桥铺路盖房子,做的都是积德的好事。”

家有龙凤乐在其中

新华报业网讯 “想生龙凤胎,请到东南土木来!”这是挂在东南大学木土工程学院网站上的一句话。令学院自己也感到神奇的是,最近五六年,东大土木学科一共产生了五对龙凤胎!他们的父亲或母亲都是该学科博士毕业。“五凤五龙,十全十美”。昨天,五对龙凤胎聚集在一起,导师、父母、宝宝一起照了全家福,共贺东南大学110周年华诞。

记者对照了一下五对龙凤胎的简历,发现他们的父亲或母亲都在东大土木工程学科获博士学位,均师从名师。五对龙凤胎父母在毕业之后,也均在全国知名高校工作。

最神奇的是,土木工程学院的院长吴刚也在去年喜得一双儿女。在他之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,学院里另一位老师也传来龙凤胎的喜讯,令学院上下欢腾、倍感神秘。

虽是一胎所生,两岁的小云小凤姐弟俩长得一点都不像。弟弟比姐姐高不少,长得胖乎乎的,在现场到处跑,姐姐身材则比较娇小,一直粘在妈妈身边。“弟弟能吃,早上起来一口气吃了十个虾子,姐姐才吃掉一个。两人的爱好也不一样,姐姐爱芭比,弟弟爱巴布。两人性格也不一样,弟弟调皮些,姐姐文静些。”当妈妈的说起孩子一脸柔情。

吴刚院长告诉记者,孙伟院士也关注过这个现象,说过这可能和混凝土材料结构有关联。“这只是笑谈。不过,我理解这是他热爱专业的一种表现。”

有趣的是,五对龙凤胎的父母都表示,儿子女儿性格上差异挺大。不过,有时也挺默契。比如一个有尿,另一个也要尿。一个要抱,另一个也要抱。一个不在家,另一个像丢了魂似的到处找。

豆豆(哥哥)、小麦(妹妹)。记者刘莉摄

“对女儿惯一些,对儿子凶一些”

虽然累,却乐在其中

“孩子健康最重要,一定要身体好、情商好。”陈东说,双方老人轮流值班帮他看孩子,3个月换一次,也帮他减轻了不少负担。

有意思的是,东大土木工程学院有一位研究五行的周老师。他专门就此作了个分析:五行之中,“木”为第一吉星,象征着极大的吉祥与好运,如与其他行星产生调和相位,则吉上加吉。吉祥四兽中,“东”为青色,配龙;“南”为朱色,配雀(即凤),加之紫色“东”来之吉与“南”面至尊之贵,可知“东南”调和,即得“龙凤”呈祥。可见,“东南土木”四字中已隐含“大吉大利”与“龙凤呈祥”之意。

五对可爱的小家伙一到现场,立即引来围观。“长得真像!”“这两个不太像!”“怎么弟弟比姐姐高这么多!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,更有不少年轻父母向五对龙凤胎的父母讨教育儿经。

起名字有讲究,有的找大师有的上网投票

五年出生了五对龙凤胎

余宸熙、余宸翰是一对两岁的小姐弟。母亲麻海燕告诉记者,生了龙凤胎很兴奋,当时起名字是很慎重的。他们预先想好了十几个名字作备选,还请导师孙伟也出了两个,一起挂在网上请大家投票,结果,得票最高的两个名字就被用上了。

吴刚的一双儿女排行“老四”,才一岁多点。女儿叫小麦,儿子叫豆豆,听上去跟木土没什么关系,倒和庄稼粮食有关。“其实当时起大名时,还是请高人指点的。”吴刚说,当时参加一个会,身边正好坐着大名鼎鼎的传真法师,就请他起个名。大师很快就给儿子起名吴昱仑,说“昱”是顶天立地之义,“仑”则是昆仑大志;给女儿起名吴旻玥,说“旻”是文采,“玥”是美玉雕琢,加起来是日月之辉。

院方笑称“有土有木好发芽”

据了解,双胞胎的出生几率约为80:1,而500对双胞胎中才会有一对龙凤胎。

“大家都说我们开了个好头!”母亲贾艳涛笑着说,当时生下龙凤胎的时候,觉得挺震惊的,没想到这种小概率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后来听说学院又出了几对,觉得真是挺神奇的。因为给大家带来了好运,学院有的老师怀孕也喜欢上门来转转,沾点喜气。

一个千金一个公子,几家能有这样的福气。喜得龙凤胎的爸爸妈妈们,自然要在宝宝的名字上下点工夫。一个刚一个柔,差异中有呼应,父母要考虑的问题不少。